女王头上的牛奶花冠

睡衣派對(錘基)

Joyanna712。雜貨小舖。:

不安的種子往往深埋在名為過去的土壤裡。




洛基在兄長索爾的寢宮裡來回踱步。原本他並不打算這麼早過來這個地方──這多少使他尷尬,在他習慣敵視索爾這麼長一段時間之後。但早些前范達爾過來傳話,說索爾有事找他,要他親自去一趟寢宮,誰知當他思前想後,好不容易下決心動身前來,那傢伙卻消失得連影兒都沒。




不過,儘管對自己那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兄長從頭到腳都看不順眼,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在經歷這麼多事情後,索爾確實比自己所認知的要成熟許多,變得越來越像個稱職的王。




像是要把這突如其來的想法甩飛出去似的,洛基狠狠搖了搖頭。王?那個索爾?簡直就是個笑話!




更別提他今天早上看著一張卡紙笑得跟白痴一樣──洛基不忘在心裡補充。




此刻洛基停步在早上索爾站的那個位置,祖母綠般的大眼時不時瞄向被擱在茶几上的那張卡片。不,我不會想要知道那個笨蛋到底在興奮什麼。洛基這麼對自己說。像那種金髮胸大無腦的傢伙……




「嘿!弟弟,你在這裡!」




索爾一隻手臂不客氣地壓在洛基肩膀上,身體壓在洛基背後,另一隻手繞過洛基自由的那隻手臂。在極其自然地把弟弟圈在懷裡的同時,索爾拿起茶几上的那張紙卡:「你好奇這上面寫的東西?」




洛基笑得很柔:「你憑什麼這麼認為?」




「哦,拜託!你這彆扭的傢伙。」索爾抱怨:「我十分鐘前就站在門口看著你了,你的視線一秒都沒離開過這張卡片。」




「我不知道你除了是個笨蛋以外,還是個偷窺狂。」洛基仰頭斜視兄長,捲起嘴角假笑:「說實話,我對這張卡片上的內容一點興趣都沒有,畢竟……讓我猜猜看,是珍.佛斯特托人轉交的情書?」




索爾聽到珍的名字,瞬間垮下臉:「洛基……」




洛基原本並無逗弄索爾的意思,但看對方輕易就當真,不禁起了玩心,打趣道:「讓我猜猜上面寫了什麼噁心的甜言蜜語……這樣的愛不是真愛,若是遇有變節的機會就改變,或是被強勢剝離就屈服……」




索爾的臉到這已經是皺成一團:「珍才不會這麼說話。」




「我知道啊!」洛基回得不以為然。他習慣觀察身邊的人事物,自然知道那聰明的女科學家不善於談情說愛,剛剛說的那些都是從人類的書裡現買現賣的,但只要能看到索爾一臉彆扭的表情就已經值回票價。「范達爾說你有事找我?」他終於切入正題。




索爾原本壓在弟弟肩膀上的那隻手已經轉而環住弟弟的胸口,下巴無意識地擱在弟弟的頸窩,完全把洛基當成一個等身高的布偶抱枕。洛基幾次暗暗掙扎要脫身,無奈比力氣他是不可能贏過這傢伙的。




「就是要跟你說這張卡片上的事。」索爾說著將卡片湊到弟弟面前:「我覺得你也需要準備一下。」




洛基皺著眉把索爾揮到眼前的卡片往前推,好看清楚上面印刷漂亮的花體字:「致索爾,」他唸:「誠摯邀請你一同參與我的睡、衣、派、對!帶上你的睡衣,以最快速度飛到STARK 大樓……嗯?我要準備什麼?你的睡衣嗎?」




「我的……不、不是,誰讓你準備我的睡衣啊?」索爾有些賭氣地將弟弟從懷裡推開:「自然是你的。你的!」他再次強調。




「哦,」洛基裝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是這樣。那麼,我沒興趣。」




阿斯嘉的第一王子吃驚地張大眼睛瞪著眼前的弟弟,樣子活像是吞了一隻青蛙:「別鬧了,弟弟。」他大聲說:「我記得你最喜歡睡衣派對。」




洛基不知為何,覺得胸口悶悶的。他退後一步,瞪著索爾手中的卡紙,乾澀地回答:「那肯定是你記錯了。如果你沒別的話要說,我要回去了。」他說完,也不等索爾的回答便轉身就走,速度之快連索爾伸手要抓都沒來得及把他攔住。




「這傢伙是怎麼了?」索爾喃喃自語:「我記得洛基最喜歡睡衣派對的啊!」




***




索爾這個笨蛋!洛基在走回自己寢宮的路上忿忿地想。




睡衣派對,虧那個鐵人想得出來!又不是三歲兒了,居然還搞這麼幼稚的主題......還有那個笨蛋哥哥,一天到晚沒事就往中間世界(地球)跑,區區一個睡衣派對就能讓他上鈎,其實是對那個女人念念不忘吧!




以捉弄他人為神生樂趣的阿斯嘉二王子,難得對一件小事認真計較,所有憤怒與不爽全寫在臉上,連路上偶遇的沃斯塔格都被這山雨欲來的氣勢鎮住,難得沒有找他麻煩而是識相地讓道。




由於實在太生氣,連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不過就是個睡衣派對嘛!用得著動肝火?洛基將這一切歸咎於是索爾太笨的關係,並相信自己只要好好睡個午覺一切就能恢復正常。




只是他沒想到這午覺居然睡這麼久,久到當他醒來時已是黃昏。




午睡時他做了一個夢,夢見少年時期的索爾某天要去參加一個睡衣派對,大家都很興奮。希芙準備好睡衣,還有范達爾、沃斯塔格、霍根......他們和索爾一起翻找睡衣和過夜要用的東西。洛基也很興奮,他非常喜歡睡衣派對。當索爾跟其他人七嘴八舌地討論時,他一個人在房間裡手忙腳亂地準備,只是等他帶著東西出來時,大家已經丟下他一個人走遠......




這真不是什麼愉快的夢。心情壞上加壞的洛基覺得睡完一覺比睡前還累。




他在床上呆坐一會,最後帶著惱怒的心情去浴室。由於時間尚早,他有的是時間慢慢準備熱水和精油,加上一些魔法,沒多久他便將一切備齊,並囑咐侍女不讓任何訪客來打擾。




不幸的是,正當他全身浸在熱水中放鬆肌肉和心情時,雷神洪亮的聲音從房門口傳來:「洛基在嗎?我找他有事。」




哦!父王在上,這個白痴!




侍女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來,雖然聽不真切,但隱約知道她正在委婉請大王子晚點再來。只是,洛基還來不及讚美她的機靈,索爾的回答讓事情的走向朝往更詭異的發展:「沐浴?那有什麼。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我還沒看過他洗澡嗎?」




這回答讓素有銀舌頭之稱的惡作劇之神瞬間啞口無言──此等臉皮之厚,已無任何言語可以形容。




「嘿,弟弟,這麼早就在沐浴啊?」索爾大步走進浴室,見洛基整個人舒服地躺在水裡,咧著嘴直笑。




洛基不怒反笑:「這時間泡澡最舒服了,你要試試嗎?」




索爾瞪大一雙藍眼,但隨即爽快回答:「好啊!」接著便開始脫衣。




「喂!等一下!我說的不是現在!」洛基驚叫。




「現在正好啊!你都把熱水準備好了。」索爾回得一臉理所當然,並在洛基作出反應之前不客氣地將自己龐大的身軀擠進並不大的浴池裡。




「你這......」洛基被瞬間高漲的水壓得喘不過氣來「白痴!誰准你......跟我擠的?」他話音剛落,索爾長臂一伸,大手一撈把他摟進懷裡放在腿上按好。




「你的浴池太小了。」索爾抱怨。




「這本來就是單人浴池。」洛基咬牙提醒。




「回頭叫人幫你重造一個大的。」索爾厚臉皮地說,無視洛基投來的白眼「說真的,弟弟,你到底在氣什麼?」




他不提還好,這一提便讓洛基想起下午做的夢,一張俊秀的臉不禁黑了三分。




「那我應該感謝你嗎?」洛基冷哼「謝謝你帶我參加什麼睡衣派對?」




這下索爾是真的不知該說什麼才好了「嘿,洛基,」他挫敗地低語「如果我犯了什麼錯,導致你這麼不高興,請你原諒我,我只是想讓你快樂。」




洛基回頭,骨碌骨碌地轉動他那雙靈動大眼,故作驚訝地問:「是什麼讓你認為我的快樂是你的責任?」




阿斯嘉的第一王子笨拙地抓了抓那頭金髮,最後,他像是下了什麼決心般嘆了口氣,用那厚實的大手撫摸弟弟的後頸「你還記得那天我在法國找到你,要把你帶回來時說的話嗎?」他看進洛基有些迷茫的綠色雙眸「儘管你過去製造那麼多不幸,我卻無法想像我現在和未來的日子裡沒有你的陪伴。」




洛基享受哥哥的頸後按摩,像小貓般舒服地眯起眼睛:「我想起來了。不過,這跟你執意要我參加睡衣派對有什麼關係?」




「我以為你喜歡?」索爾困惑地說:「還記得嗎?小時候有次我們參加睡衣派對,結果我太興奮,東西準備好就出門,不小心把你忘在仙宮......」




雷神的聲音越來越小聲,最後消失在洛基恨不得把他千刀萬剮的冷冽視線裡。




原來如此!難怪上午胸口沒來由地悶痛!洛基想起被自己刻意塵封的往事。所以下午的夢其實是他最不希望想起的回憶之一!他恨恨地想。那天他非常期待能參加睡衣派對,儘管在那樣的場合主角肯定是哥哥索爾。但那畢竟是孩子在開始建立自己的社交能力時一個必要的過程──在沒有大人干預下和好友徹夜暢談玩游。




他期待那麼久,把所有該準備的東西抓在手中跑出房門時,看見索爾已和其他人飛了出去。「等我啊!」他記得自己對著他們的背影大喊,只是哥哥已和夥伴們飛遠,且因為過於興奮而忘記被落單的弟弟。




「你們都走了......」他失望地看著索爾等人離去的方向,也許還有點難過,他不知道。只是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自己可說是非常可憐,就像一隻等待主人安慰的小狗。




「你、這、個、大笨蛋──!九界裡最愚蠢的白痴!」幾百年過去,現正坐在浴池裡的洛基氣得使出魔法技能狂轟眼前的索爾:「見鬼去的睡衣派對!那個該死的、最是愚蠢的派對、我最討厭了──!」




***




在一陣雞犬不寧後,洛基的寢宮終於恢復寧靜,儘管他的臉色仍是十分難看。




阿斯嘉的二王子此刻正躺在自己舒適的床上,隨手翻閱一本書。那是他之前被奧丁關在牢籠裡時,母親芙瑞嘉為了怕他無聊,同時也是想改變他的戾氣,給他打發時間的書籍之一。




這是一個人類的詩集,據說那人類還挺有名氣。與自己不同,他死後留芳百世,為人紀念。上午他尋索爾開心時隨口說的那句話便是從這本詩集上學來的。「愛不是真愛,」那個人類這麼寫「 若是遇有變節的機會就改變,或是被強勢剝離就屈服……」




洛基的眼睛瞄向房門。他已經注意隱藏門後的黑影有幾分鐘的時間了。那個鬼鬼祟祟卻又熟悉不過的身影讓他無法專心「你在這幹什麼?」他口氣冰冷地問:「你不是應該已經去鐵人那個該死的派對了嗎?」




就像過去一樣,把我隨便扔在這裡自己出去找樂子!洛基在心裡忿忿地補充。




雷神聽弟弟餘怒未消,不禁縮了縮自己龐大的身體,小心翼翼地安撫:「不去了,你都不去,我去還有什麼好玩的。」




洛基從鼻孔哼氣,但嘴角卻不由自主地翹起來。




索爾見弟弟心情稍好,膽子便大了些,在洛基的默許下爬上他的床,親暱地靠在弟弟肩上:「你在看什麼?」他好奇地問。




「一個人類的詩集。」洛基好心情地回答。




「難怪我今天早上還想你說話怎麼變得......」索爾在看到洛基似笑非笑的神情後立刻轉變話題:「所以你今天早上說的那句是哪一首?」




「這首。」洛基修長且骨節分明的手指向書頁:「要我唸給你聽嗎?」他笑問。




索爾也笑了。「如果我有這個榮幸。」他說。




於是洛基那極具磁性的嗓音富有感情地唸了起來:




我絕不承認兩顆真心的結合




有任何障礙。這樣的愛不是真愛




若是遇有變節的機會就改變,




或是被強勢剝離就屈服:




哦,那不是愛!愛是堅定的烽火,




凝視著狂濤而不動搖:




愛是嚮導迷航船隻的明星,




高度可測,實價無量。




愛不受時光影響,即使紅唇粉頰




終會被歲月的鐮刀砍伐:




愛不隨分分秒秒、日日月月改變,




愛不畏時間磨練,直到末日盡頭。




如果有人可證明我所解不實,




我從未寫過,而無人曾真愛過。




──威廉.莎士比亞




------------------------------------------------------------------------------




後記:


我確定這篇剛寫完的時候,有放在網路上。


但我不記得放哪了,哈哈哈(誒)


所以重新放在這裏(讓我驚訝的是,之前似乎並沒放在這裡)


之所以現在又放上來,主要是因為覺得這題材挺輕鬆好玩的。


可以變成系列文......(剛才似乎說了很可怕的事?)

午夜夢回1-2(錘基)

Joyanna712。雜貨小舖。:

1




神盾局的局長尼克,此刻正看著螢幕上,墜落在地球的阿斯嘉仙宮的廢墟皺眉。




在他的桌上,攤著一堆文件,紙堆裡夾著一張照片,上面是略微模糊的影像,隱約可見巨大的盔甲,以及被保護在內的,似人非人的生物。




娜塔莎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個牛皮紙袋:「局長,您要的報告。」




尼克隨意點頭,他的視線始終不離電腦螢幕。這激起娜塔莎的好奇心,她不明白在圍城事件落幕後,還有什麼事情讓局長這麼煩心。




「難辦啊…...」只聽得尼克自言自語:「這下可難辦了。」




2




索爾揮舞手中的錘子,不費吹灰之力又解決了一隻女妖。




阿斯嘉的大王子回頭,見泰爾那邊也解決得差不多,平定女妖作亂、還死域寧靜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他握緊手中的劍,儘管他很久沒揮舞刀劍了,但握住劍柄的手勢仍是非常專業,偶爾揮動時的姿勢也是十分熟練。




赫爾一身綠色辣裝站在面前不遠處。索爾走向她,不急不徐,途中還隨手解決了幾隻不死心的女妖。最後他站在赫爾面前,握了握手中的劍,遲疑幾秒後,他將手中劍遞給赫爾。




「拿好,」他說,目光始終沒從那劍身上移開「這是他留下的東西,妳應該要好好珍惜。」




赫爾伸手要拿,但索爾握得甚緊,她初時要拿沒注意到,寶劍在索爾手中斯紋不動。她不禁有些尷尬,兩朵紅雲染上雙頰。「你得先鬆手,我才能拿回來。」她說。




「在這之前,」索爾道:「我要先見他。」




赫爾沈默。女妖最後的慘叫和泰爾的怒罵並沒讓這片空白時間變得好過些。「不,」赫爾輕聲拒絕:「你不能見他。」




索爾頓了一秒,然後他的視線終於從那寶劍上撕開,望向赫爾的目光凌厲如刃:「赫爾,我幫了妳這個忙,」他說,聲音裡有著雷神的暴怒:「妳必須讓我見他。妳只有兩個選擇──讓我跟他說話,或者妳儘管驚叫哀嚎、試圖阻止我進入死域,但最終我還是會見到他。」




赫爾的眼中流露出畏懼,她下意識往後退一步,但仍堅定地搖頭:「你見不到他的,索爾,他要我把他的名字從死亡之書上抹去,作為幫我重建死域的代價。他......他的靈魂不在這裡。」她說到這時頓了一下,因為她看到索爾的表情──震驚以及茫然,她覺得自己有必要再強調一次「他的靈魂不在這裡,索爾,」她加重語氣:「洛基的靈魂不在這裡。」




索爾驚駭地看著赫爾,大聲道:「妳......妳是說,在女妖攻擊死域的同時,他的靈魂在四處飄蕩嗎?妳在想什麼啊赫爾!」




「這是他的決定,索爾。」赫爾低聲回道:「起先我以為他這麼做是為了逃脫命運的束縛,但我現在覺得,他想要的是徹底的死亡。死域對他來說太小,容納不下他的靈魂與悲傷。」




索爾湛藍的雙眼瞪著赫爾,如同受傷的野獸般大吼「不可能!他一定有什麼計劃、有什麼陰謀!他......」




「在他做了這些事情以後,你還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嗎?」赫爾聽雷神如此不信任洛基,心裡來氣,忍不住出聲打斷他的咆哮。然而索爾已經失去理智,只是一個勁地大聲道「不可能!」就像是只要這麼做便能改變一切似的:「妳錯了!妳一定錯了!洛基他......他......!」




不遠處的泰爾注意到這邊的爭執。他解決最後一隻女妖,走近索爾和赫爾身邊,關心地問:「索爾,發生什麼事了嗎?」




索爾安靜下來。直到這時候他才害怕地發現,赫爾並沒有欺騙他,她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洛基不在這裡,不在任何地方。他花了很長的時間惱怒洛基的所作所為,對洛基的決定和行動一遍又一遍地失望。那兄弟同心抗敵、嬉戲打鬧的日子似乎是很久以前的過去,但其實他們反目也不過是最近幾年的時間而已。雷神如何也無法想像,就在他認為自己對洛基已經從失望變成絕望,認為一切再也不可能好轉的時候,洛基比任何人都要狠絕地對待自己好結束這一切。




他相信不管再過幾百幾千年的時光,都不可能忘記那個時候,自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弟弟的身體被撕裂成原子,留下一句「我很抱歉,哥哥。」然後永遠消失,連一點屬於他的東西都沒留下。




索爾轉身跑出死域,將泰爾擔心的叫喊拋在身後。洛基不在了,再也沒人會製造麻煩。這對阿斯嘉來說本是件好事,但索爾想的卻是他再也看不到弟弟笑著安慰自己的樣子了。


--------------------------------------


後話:


之前好像有放在網路上過(有放過嗎?我不記得了)


然後剛才重看一遍......老實說,我也不記得哪些部份是漫畫,哪些部份是自己掰的了......目前為止應該漫畫的成分居多吧?應該......


還有就是雖然目前tag錘基only, 但因為印象中這故事會牽扯到更多人進來,所以可能會有別的cp也不一定~

午夜夢回3-4(錘基)

Joyanna712。雜貨小舖。:

3




離開死域後,索爾直接回到仙宮。大家都為他失魂落魄的樣子驚訝不已,紛紛過來慰問。但索爾是如此地魂不守舍,他完全沒注意到好友和死黨們的存在,直直奔向寢宮,將自己扔進房間裡的大床,並很快就睡著。




這天晚上阿斯嘉的大王子做了一堆亂七八糟的夢。他一會夢見和弟弟洛基一起笑著打獵、一會又夢見洛基眼眶含淚朝他大吼些什麼。他夢見洛基認真地對自己說「永遠不要懷疑我對你的愛」然後俏皮地要自己親他一下,下一幕卻是洛基狼狽頹廢地靠在牢獄的牆上,嘲弄地說「若是你相信我,那就證明了一直以來我對你的看法──你果然是個笨蛋。」




他就這麼渾渾噩噩地在朝晨的陽光中醒來。希芙和范達爾正站在床邊,見他醒來兩人都露出鬆口氣的神情。




希芙注意到索爾手中緊握一把自己從未見過的寶劍。既然索爾連睡夢中都不曾鬆手,想必是很重要的東西,不禁好奇地問:「索爾,那把劍是從哪裡來的?」




索爾先是一愣,這才發現自己昨天因為神智恍惚,竟不小心把原本要還給赫爾的劍給帶回來了「這是洛基生前替赫爾鑄造的劍。」索爾難過地說:「我不小心把它給帶回來,得還給赫爾才行,雖然我並不想這麼做,因為這是他唯一留下的東西了。」




「聽著,」范達爾說:「昨天的事情我們聽泰爾說了,儘管他並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只知道是跟洛基有關。雖然這麼說不大好,但我們真的覺得這是最好的結局了。」




索爾搖頭:「這個故事的結局,乍看之下,是一個壞蛋惡有惡報的結果,但事情一開始並不是這樣的。我仍記得他過去帶給我諸多的歡笑和驚喜。我想念他,親愛的朋友。我想念我的弟弟,非常地想念。」




范達爾和希芙互看一眼,最後仍是范達爾開口。只見他深吸一口氣,似乎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心,嚴肅說道:「認真聽我說,索爾。有件事情我們一直瞞著你,不過我想,你有權利知道。」




索爾訝異地看著好友「繼續。」他要求。




「在諸神的黃昏之後,你,索爾,肩負讓眾神轉生並將其帶回的任務。」范達爾停了一下,觀察索爾的反應。




索爾愣愣地看著范達爾,似乎不大理解好友剛才說的話。




范達爾咳了一聲:「也就是說,如果你要讓洛基轉生,並帶他回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他說完這句話後,房內先是陷入一片死寂,最後索爾勉強扯出一抹笑容:「不要安慰我了,范達爾。如果真是這樣,為什麼其他人之前不跟我說?」




「因為......我們怕......」希芙困難地解釋:「我們怕你會帶洛基回來,而事實上你正打算這麼做對吧?」




「他是我的弟弟!」索爾猛地下床,朝希芙和范達爾怒聲道:「我有義務帶他回家!」




「但是身為阿斯嘉的王,你也有義務維持九界的和平!」范達爾勸道:「海姆達爾用父神奧丁給予的眼睛看到了未來。若你執意帶洛基回來,索爾,九界將會再次陷入動盪不安,最壞的結果很可能是造成眾神的死亡。」




索爾雙手握拳。他開口要反駁范達爾,但對方搶先說道:「當然,如果你明知會有這樣的風險,卻仍決定帶洛基回來,我們也不會阻止你,我們只是要你先好好想一下再做決定。」他看著索爾,有些不放心地問:「答應我們你會好好考慮?」




索爾欲言又止,最後在希芙和范達爾憂心的目光下妥協:「我會考慮。」




「太好了。」范達爾鬆口氣,隨即推著希芙離開索爾的房間。希芙老大不願,但范達爾勸她:「我們先離開,給他片刻安靜,好讓他做決定。」最後希芙妥協,兩人於是離開索爾的寢宮,留他一人獨自在房間思考。




4




索爾在房間裡來回踱步。他一會嘆氣,一會咒罵,一臉煩悶。最後他的視線落在床上那把劍,許久許久,然後他一手拿起那把劍,一手拿著妙爾尼爾飛出窗外,直沖天際。




守門人海姆達爾遠遠見到索爾的身影,驚訝地大叫:「不!索爾,快回來!你在想什麼呢!」


索爾因海姆達爾的呼喚而停在空中。他飛了下來,對海姆達爾道:「我要帶洛基回來。」




「哦!我就知道!」海姆達爾無奈地說:「就是因為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所以才沒有人敢對你說出真相。聽著,索爾,現在奧丁在他的墓裡陷入沉睡,身為阿斯嘉之王的你,得要為阿斯嘉和九界著想。如果你帶洛基回來,那麼和平將不再降臨九界,阿斯嘉也會面臨災禍。他會毀了你,索爾。」




「就是因為我身負阿斯嘉和九界的重任,所以更需要我弟弟的陪伴。」索爾回道:「當我弟弟在身邊時,我不會覺得這份責任是如此重大難以承擔。我需要有人與我共同分擔失去父王和仙宮的苦痛,那個與我血脈相連的弟弟──我需要帶他回來。」




海姆達爾咕噥了一句類似「他跟你沒有血緣關係」的話,但他仍不放棄勸說:「我明白你想念洛基的心情,但難道你連關於未來的預言也不管了嗎?」




「即便是這樣,我也要帶我弟弟回家。」索爾無比堅定地道:「故事的結局不會往那個方向發展,你說的預言不會成真,我相信洛基。」他說完這話,不再理會海姆達爾,獨自飛到空中。心中那股焦躁與失落感越來越重,儘管雷神並不是沒經歷過失望,但這實在超出他所能承受的範圍。他舉起手中的妙爾尼爾,匯集雷電,然後,像是要把積鬱胸口的煩悶給宣泄出來似地大吼:「洛基!出來!」




雷神的吼聲伴隨一次又一次的雷聲,迴盪在中庭世界的上空,久久不曾停歇。



漫威医院的工作记录日志【多CP,内详/总体逗比欢乐风~】【十三】

Leggy:

十三


 


漫威医院的工作记录日志【多CP,内详/总体逗比欢乐风~】


贾尼冬盾冬鹰寡锤基虫绿狼队 EC 周树人和猹【什么鬼?】


Jarvis——麻醉科【还是妮妮的管家哦,因为医院是妮妮和Harry合资的。妮妮纯粹是闲的蛋疼,来做医生的,来逃避小辣椒。老贾就跟过来咯~~~】


Tony——放疗科【你是放弃治疗吧!】


寡姐——器官移植


肥啾——普外科


Banner——神经外科


Steve——骨科


Thor——心胸外科【胸大就去心胸外科】


Loki——心理疾病


Peter——药房的在校实习生


星爵——兽医科


小队长——放射科


狼叔——手外科


教授——CT室


老万——牙科


Fury——院长


寇森——内科主任




【我终于想起来更新了诶!快夸我!!!!】


【补充森林冰火人


Bobby——太平间(恩,你们懂得)


John——牙科,烤瓷牙


Kitty——内科


对,我又犯病了………………】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实习生考察日——并不是正式上岗,而是给他们一天时间观摩医院的各个科室,并且可以和所有人员交流提问,当然是在不影响日常工作的情况下。


漫威作为一家有声望和实力的医院,每年招收的实习生并不多,今年也不例外,实习生的人数一个手都数的过来。除了有Scott这个外挂得以早几天进入医院实习的Alex,就只有Peter,Bobby,John和kitty。而他们五个也是从不同的五所大学选出来,之前彼此也不认识,所以就算之前一起开过会,今天一见面还是免不了有几分沉默和尴尬。


每当这种时候Peter身为一个合格的话痨,就会开始发动技能:“hi,我是Peter,当然你们知道,上次我们做过自我介绍不是吗?你是Joe?johnson还是什么来着?哦哦哦,别说话!John!对吧!看我就知道!嘿,哥们,你分到哪个科室?……”


John面无表情的看着慷慨陈词的Peter,强忍住把他用手边厚厚的医学书敲晕的冲动,犯了个大大的白眼。


“哦,希望我没有到的太晚。”Bobby推门进来,略带歉意的笑了笑。没办法,他的学校距离医院太远了。


“哦,没事,我们还在规划今天的行程。”Kitty友好的笑了笑,这个温和的大男孩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哥哥(就当她有哥哥…………)


Bobby刚刚准备入座,却突然被John一把拉住:“嘿!Bob!我们说好了今天一来直接去心胸外科看看的呢!我等了你好久,快走吧!别浪费时间了。”然后干笑几声,就把人拖出了休息室。


“额……他们认识?”Peter看向Alex


“也许吧?但是我记得那个男孩叫Bobby?”Alex的表情有些僵硬。


 


 


“额,那个你是John对吧?我是Bobby,不是Bob?以及……你把我拉出来是有什么事吗?”其实Bobby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只是找个理由让自己能摆脱噪音。”John看向Bobby:“既然都出;来了就去心胸外科看看?”


Bobby看着眼前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金发男孩,眨了眨眼睛,同意了。


 


 


 


心胸外科


 


Thor笑着欢迎了两位实习生:“你们什么科室?”


“牙科。”John其实不明白这个科室是怎么分配的。


“……”Bobby摸摸鼻子。没有出声。


“怎么了?孩子?”


“……太平间。”


“啊?”John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等等,这个也算科室吗?


“这是漫威的传统。你们的实习期一共两个月,前三周的科室是随机抽签配对的,只是让你们熟悉不同科室,之后就会换回你们的专业。不过Bobby你的运气差了一点。”Thor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吓得Bobby差点从椅子上摔下了——我的背上一定有乌青!


 


“Thor!”Loki推门进来:“到了给Bucky体检的时间了。”


两个实习生看着Loki,他们早就知道Loki和Thor是兄弟,只是——这差别也太大了吧,Thor是在子宫里把养分都抢走了吗?


“Bobby,John。”Loki 看向他们的名牌,“你们要不要一起更来?作为实习的第一站?”


“当然!”这次先答应的是Bobby——他可不想这么快就去哪个太平间报道。


 


一路上Loki和他们说了很多医院的传统和许多人的黑历史。


“待会你们见到的是Steve和Scott。他们作为医院里仅有的三观和良心,你们最好多和他们接触,还有最近不要去手外科,见到Logan离得远一点。免得误伤。”


Bobby 和John默默对视了一眼——这真的是医院吗?


 


TBC


 


 


 


 



Hal Jordan:

现在才想明白,X战警:逆转未来中狼叔回到过去阻止哨兵计划后时间线改变了,使得金刚狼1中的死侍变成了现在这样,还有预告片中他说不要让他成为穿绿色制服的超级英雄,就是调侃他自己的绿灯侠

They find love in the end-04

Clear_媳妇涵涵美颜绝顶:

*Parksborn/虫绿。




  Chapter 04.




  Jason White一早就跑去Harry Osborn的房间喊他起床。所谓的一早,其实也只是上午八点而已。按照平常的节奏,Harry Osborn应该一觉睡到十一二点,起来办办杂事就准备吃兼任了早餐的午餐。但今天不一样,甚至不能是Max Dillon去喊他,因为今天他要离开这个特殊犯罪收容所去出席Oscorp的例行会议。


  Felicia在早上六点时给Jason White打过去了电话。因为昨天睡得很晚,还在睡梦中的Jason White被电话铃声吵醒,差点没把它塞进床头摆着的咖啡机里。他一肚子火气地接通了电话,却马上就冷静了下来。


  “White医生,这里是Felicia。请您保证Harry能在九点之前坐进门口的车里。”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清亮好听,却让听者感到可怕。


  “顺便一提,车子已经等在下面了。”




  被Jason White喊醒后,Harry Osborn花了十分钟时间在他的帮助下换好了衣服,接下来的十分钟时间用于洗漱,最后的半个小时是打理发型的时间。Harry Osborn结识了一位造型师,虽然那人是因为在工作中设计杀人而进来的,但他从未考虑过自己的生命安危。对于Osborn家小少爷来说,有一个好的造型师比有一个好的保镖都要重要的多。


  离九点整还剩十分钟,Harry Osborn不紧不慢地下楼。司机已经把车开到了楼下,他冲Jason White摆摆手便钻了进去。座位上照例摆着他的早餐,在保温盒的作用下还没有变凉。他只是简单地吃了几口便停下,把头靠在椅背上继续闭目养神。


  九点半,Harry Osborn踏进会议室的大门。围坐一圈的高管不约而同地望向他,似乎是要确认他是不是真正的Harry Osborn。毕竟他已经十多天没有在公司露面了。


  “哦,早上好。”Harry Osborn冲他们摆出冷笑,“盯着我看也不会给你们加薪的,还是看看文件吧。”




  纽约是个充斥着艰辛与奇迹的竞技场,当你置身其间,随时随地都可能撞见生命中的大反转。今天还坐拥金山趾高气扬的人可能在明天就一穷二白家破人亡,同样的,今天还风餐露宿形单影只的人也可能在明天就一鸣惊人左拥右抱。谁能说准生活是怎么一回事呢?


  伟大如我们可爱的蜘蛛侠,脱下紧身衣也只是个刚刚踏入社会的穷小子,现在正在为一束花而犯愁。他想买束花送给Harry Osborn,本觉得高傲优雅的郁金香再适合不过,可看到价格的那一刻他就沮丧了。买下这束郁金香,也就意味着吃三天的干面包。他咬咬牙,还是狠下心来掏出了钱。


  用蛛网护好花束,Peter Parker向特殊犯罪收容所赶去。虽然昨天才刚从那里离开,但他还是想去陪陪Harry Osborn。




  Harry Osborn顺利地熬过了这场会议。虽然他总觉得Oscorp的会议基本上由唇枪舌战组成,但自从Donald Menken从Oscorp消失后,他就发现气氛缓和了许多。或者是那些老人们都至少在表面上认同了这位新总裁,或者是Harry Osborn他自己心境平和了许多,不再认为他们看轻自己。他们之间似乎并无矛盾。


  本想躺回总裁办公室休息一会儿的Harry Osborn被Felicia软磨硬泡地带着参观了各部门的运作情况。除了个别新项目的进程略显缓慢以外,Oscorp一切正常。所有看见他的员工都没敢正眼看他,可能是关于他的传闻太过可怕?涉世不深的独生子继承父业成为Oscorp总裁,因为命案被挤下台后马上就重新掌了权,他们并不知道Harry Osborn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些。


  终于结束了视察,想着要不要去找Peter Parker玩,Harry Osborn打了电话过去,却没有人接。Felicia在旁边看着他连着打了十来个电话都没有接通。注意到他的神情从高兴变成了气愤,Felicia猜到了对方是谁,无奈地眨眨眼。


  “Harry,下午再批完这些文件就没事了。”


  “哦天呐,你是指办公桌上堆了一米高的那些东西?”




  Peter Parker赶到特殊犯罪收容所时,Harry Osborn应该正准备给他打电话。这里为了加强监管而安设了电磁屏蔽仪,只有工作人员装了特殊软件的手机才能正常运作,所以Peter Parker在毫不知情时错过了Harry Osborn的十来通电话。


  他这边也够委屈了。捧着花找遍了整片建筑,就差没挨个闯进女性房间去搜查了,他还是没能找到Harry Osborn。寻找Jason White也花费了他不小工夫,因为那人趁闲暇时躲进了森林般的花园里去读书。


  “嗨,White医生。”Peter Parker气喘吁吁地向他打招呼。


  “哦,是你?你难道不知道Harry今天回Oscorp吗?”认出是Peter Parker,他惊讶地反问道。Peter Parker此刻只想冲上去质问他为什么不在上次谈话时告知自己,或者赶回去看Felicia能怎么解释。




  昨天才正式交往,今天就巧到完美躲避,Peter Parker觉得自己跟Harry Osborn的恋情还真是好事多磨百折不挠。并不只是美好,夹杂了些许苦涩和懊恼,这份感情正因如此才更让人欢喜。他紧接着又想,Harry Osborn也是一样,高兴起来像天使,不高兴时活生生就是个恶魔。


  Peter Parker从Jason White房间里借了一只花瓶,把郁金香插了进去摆在了Harry Osborn门前。他没能等到Harry Osborn回来,因为Aunt May特意叮嘱了他今天要回家吃饭。


  等傍晚回到特殊犯罪收容所时,Harry Osborn已经萌生出了“住在这里好像更轻松”这样的想法。他懒得去找Jason White进行日常对话,径直回了房间。看见门口的郁金香,他重新打起精神来。原来Peter Parker不是不接电话而是接不到电话,他松了一口气。




  隔了一天的心理治疗,Jason White想让Harry Osborn玩一次沙盘游戏,却被坚定地拒绝了。说着“你怎么不去幼儿园带小孩”,Harry Osborn赖在沙发上不肯起来。要知道,前些日子说他心理有点问题,他确实没什么好反驳的,但现在不一样了。


  “我不多疑不好斗不偏激,好吗?”Harry Osborn翻个白眼。


  “你和他正式交往了吗?”Jason White话题转换得太过突然,把Harry Osborn吓了一跳。但他还是承认下来,神情让人觉得还带了些得意的意味。Jason White没有再多说什么,把沙盘收了起来,不再试图去劝他进行这个游戏。


  他们能这么快就坦诚地相爱,确实让Jason White有些意外。Peter Parker那边他并不清楚,Harry Osborn这边他再清楚不过。虽然现在他的心理状态稳定了许多,但很难保证他不会再次因为什么事件而诱发偏执症。如果他心爱的Peter Parker真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蜘蛛侠的话,那恐怕事情会更难办。




  Peter Parker准备在这个周日带Harry Osborn出来玩。长了记性,他事先问了Felicia和Jason White,确保两边都没事之后才开口提出这个邀请。Harry Osborn自然一口应下,他也更希望把每周外出的时间留给Peter Parker而不是Oscorp。考虑到Harry Osborn在特殊犯罪收容所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好玩的,Peter Parker打算先带他去游乐园玩。


  他们在游乐园里玩得意外的开心。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来过这种被他认为是浪费时间的地方,Harry Osborn几乎把所有的游乐设施都试了个遍,包括旋转木马等专为小孩和恋人准备的这类。牵着Harry Osborn的手,Peter Parker总想多逗他笑,便夸张地做着各种鬼脸,路过的小孩子都会忍不住多盯他几眼。Harry Osborn嫌他丢人,但还是没有松开他的手。


  这算是他们成功的第一次约会。自那以后,尝到了甜头的Peter Parker除了动不动就跑去特殊犯罪收容所陪Harry Osborn以外,还经常同Felicia谈判他的假期安排。Peter Parker和Harry Osborn总是能巧妙配合混出Oscorp去吃吃饭看看电影,Felicia一开始还会认真地劝阻,后来也就随他们去了。


  他们还别出心裁地开辟了新的消磨时光的宝地,在特殊犯罪收容所的那片森林花园里。玩纸牌输给了Harry Osborn的Peter Parker抱着他跑遍了整片建筑,累得死去活来的结果就是发现了一片视野开阔的小山丘。他们一起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中的云,本来是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聊着聊着却吻了起来。不知名的小野花铺满了山丘,给他们的亲吻作着背景。


  


  所有知道Peter Parker和Harry Osborn在交往的人都以为他们会这样一直甜腻下去,再过不久等到Harry Osborn离开特殊犯罪收容所,他们的爱情里就彻底没什么麻烦事了。


  可是,Peter Parker的另一个身份是蜘蛛侠,他背负着守护纽约的责任。陪着Harry Osborn度过每一天之前,他都要先为今天的纽约祈祷一下和平,然后趁着夜晚离开Harry Osborn后在空中掠过一圈,看看有没有意外事件发生。这阵子,纽约各大报纸上关于蜘蛛侠的报道都变得很少。他不知道这样做妥不妥当。


  Harry Osborn倒是很享受Peter Parker放下一切来陪自己的这段日子,因为他一直都不喜欢Peter Parker为纽约、为陌生人而费力甚至受伤。他希望自己的恋人只属于自己,而不是属于整个纽约。


  甜蜜又安稳的日常之下,他们之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只怕发生点什么就会被打破。




  ——TBC.




*抱歉,这一章就当是过渡吧,感觉头脑不太清晰。

[冬盾]U你

苦杏仁味:

(单词表里没有名词诶,强迫症的lo主我又不想现编,就很敷衍地指代You好了。)


 


(再唠叨一下,lo主对男演员本·巴恩斯没有恶意,只是为了用梗嘛,见谅。)


 


几个月来,Bucky房间里的花瓶中第一次插满了鲜花,并不是天台上的红玫瑰,只是几朵开得正好的向日葵和一把小野菊,明快的黄白色调让人感到朝气蓬勃,而我们的巴恩斯中士看到可爱的花儿后第一反应居然是——“Steve,你人呢?今天早上我要多加一个煎蛋。”果然是一起长大一起穿越的竹马竹马,Steve迅速理解了Bucky的联想,从房间外探头进来:“我晨跑的时候买的花,你喜欢吧。”


 


“你一点都不擅长骗人,Steve,你应该跟Loki好好学学。这小野花怎么可能是你买的。”Bucky一眼看穿。




“好吧,我在公园扶起了一个摔倒的小女孩,她就把手上的花送给我了。”




“Steve那么招女孩子喜欢,我让出来算了。”




“喂,她才5岁。”Steve急了,辩解的时候脸都红了。




“你真的觉得我舍得?”Steve着急的样子可爱极了,Bucky暗搓搓地想。




“不给你煎蛋了,自己去煎,我去找Natasha了。”




“一起吐槽我,对不对。别总拿比基尼说事,好像她本来有机会穿一样。”




Bucky爱死了Steve脸红的样子,所以在对方溜出门时把他按在门上狠狠亲了一下。又咬着对方耳朵气声说对不起。后来,Steve乖乖去煎蛋了。但是很不幸,冰箱里只有两个蛋了。Steve围着围裙去隔壁神兄弟那儿借,看见两兄弟都在,但坐在餐桌边互不理睬,Steve还以为他俩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闹别扭,定睛一看,被桌子上的景象吓了一跳,那只消失多时的黑猫突然又出现了。Steve飞快地跟两位打了招呼说借个鸡蛋,虽然他压根没打算还。他轻巧地绕过餐桌,拉开冰箱门拿出一只鸡蛋,又一溜烟跑了。神兄弟面面相觑,觉得今天真是奇怪的一天。




Steve回到房间,举着鸡蛋给了Bucky一个灿烂的笑容:“Surprise.”Bucky一头雾水直到Steve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是法式吐司盒,果然还有培根,但黄油的香甜气味让Bucky食指大动。Bucky挥舞着刀叉吃下这份配料丰富的早餐,心想着估计今天训练的时候要多跑几圈了。洗完盘子后他叫了Steve,没有人回应,Bucky回头看时Steve已经走了,到门口看看走廊上也没有他的身影,他只好进了Steve的房间,也没有人,后来他看到Steve的日历上备注着今天要去医院看Peggy。Steve没有带上自己,Bucky有点不开心,连说都不说一声,Bucky觉得要为自己的存在感担忧了,要么就是对方太信任自己。但是谁又知道明明约好8点半探病的Steve9点才到,就是为了那个法式吐司盒所以才走得那么急,罪魁祸首还在和他自己生闷气。




Bucky又恢复到Steve不在没人跟我玩的不高兴状态,今天Natasha也不在,没人可以练手,只好拿出平板找点事做。神盾局的论坛里有人发起了一个活动“给你心目中的英雄的三行情诗”,拗口冗长的名字让人不悦,但Bucky知道一定会有很多人写给Steve,他甚至有些期待地幻想着有人写三行情诗给巴恩斯中士,但那是不可能的,只有复仇者们和少数几个特工知道他的存在,普通人只是知道他是美国队长的男朋友,对外他还是冬日战士形态,知道巴恩斯回来的只有一个人。还有媒体那方面Pepper早就搞定了,那一阵风头过了就好了。Bucky看到一篇极短小精悍的“一支舞/一欠/七十年”嗯,十分应景,他点点头,往下划了划,又看到“岁月/在眼角留痕/琥珀色眼眸里的你永远天真无邪”,Bucky迅速排除了Steve,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写给Tony的。他又翻了几页,没有什么好的,就快要点右上角叉叉的时候,他瞥到角落里有一篇很奇怪的“winter/coming/love like candy”,ID不详,估计是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Bucky开始怀疑了,很可能是Steve,否则谁会那么肉麻。




Bucky憋不住了,潜水很久的他被这三行情书炸了出来,立刻注册了一个账号,ID是带点中二病的“甜菊糖苷”。他马上发了一条“I am/not happy/bacase.”发完后Bucky心满意足地关闭了网页,找出他弃置已久的电子书,什么时候把《道林·格雷的画像》放进书单的,Bucky正纳闷着,又看到书的荐语里有一句“本·巴恩斯完美演绎道林·格雷。”还附带一个链接,Bucky很好奇这个巴恩斯,正想一探究竟,被一阵持续不断的信息提示音吵得几近暴走。有二十多条新消息,论坛今天怎么这么热闹,神盾局不会有广告吧,巴恩斯中士怀着种种猜测点开了网页,都是给他点赞转发的,甚至还有人在他发的内容下面评论问他是谁,还有人叫他大大。Bucky有点受宠若惊了,也不知道怎么回复,就上传了头像,哦,是那只很有名的不爽猫,有些知情人士还叫它吧唧猫来着。眼不见,心不烦,Bucky退出论坛,点开了那个链接,是部电影,还挺长,看来可以消磨Steve不在的这段时光。




门突然开了,Bucky一惊,放下平板,发现Steve回来了,还真快,一个小时都不到。




“你回来了。”




“嗯,去的晚了,Peegy9点有个例行检查,说了几句话就回来了。”




“哦。”Bucky低下头,点击播放,一副不高兴的样子。Steve坐到他身边,把头凑过去,看到Bucky在看的电影主演叫本·巴恩斯,他灵光一闪说:“Bucky,你比那个巴恩斯好看。”这次Bucky连“哦”都没“哦”,好像看得很认真的样子。Steve见他不想理睬自己,也掏出平板。“叮“,又是清脆的提示音,Bucky烦躁地点开,是一条私信,来自那个被认为是Steve的账号:我回来了,高兴起来吧:)




 


虽然有愚蠢的颜文字,但Bucky还是回复了他,你那么肯定这是我,好吧。那你为什么早上吃饭的时候不跟我说一声,我不知道你去哪里了。




“我也是后来才想起来的,来不及跟你说了。好了,对不起,我的Bucky猫。”Steve讨好地贴了贴Bucky的脸。Bucky回过头来,吻住Steve的睫毛,轻声说:“我爱你。”烂俗的台词,Steve还是搂紧了Bucky的脖子回答他说:“我也爱你。”

FOX确认《X战警》系列要登陆美剧了!

欧美电影大本营:

欢迎加入 漫威迷app粉丝千人群 464779877(长按复制群号)


FOX电视主席Dana Walden最近透露了一个重磅消息:


《X战警》系列要登陆美剧了!


你可能还记得,在前一段时间在谈判福克斯关于发展X战警系列电剧......如果漫威给他们绿色通道!虽然漫威现在没有电影权,但是漫威有漫画啊,并且由漫威决定是否允许福克斯电视使用。


"X战警系列电视剧,我们在和漫威谈判中。我们希望我们能很快宣布此事。“福克斯电视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Dana Walden今天早些时候告诉好莱坞记者。


Dana Walden说,“希望能尽快获得顺利进展。”


同时表示,出现在剧中角色不会与迪士尼和ABC的角色重叠,“只有Fox拥有影视改编版权的角色出现。”


电影里的X战警们会新选角出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