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头上的牛奶花冠

午夜夢回3-4(錘基)

Joyanna712。雜貨小舖。:

3




離開死域後,索爾直接回到仙宮。大家都為他失魂落魄的樣子驚訝不已,紛紛過來慰問。但索爾是如此地魂不守舍,他完全沒注意到好友和死黨們的存在,直直奔向寢宮,將自己扔進房間裡的大床,並很快就睡著。




這天晚上阿斯嘉的大王子做了一堆亂七八糟的夢。他一會夢見和弟弟洛基一起笑著打獵、一會又夢見洛基眼眶含淚朝他大吼些什麼。他夢見洛基認真地對自己說「永遠不要懷疑我對你的愛」然後俏皮地要自己親他一下,下一幕卻是洛基狼狽頹廢地靠在牢獄的牆上,嘲弄地說「若是你相信我,那就證明了一直以來我對你的看法──你果然是個笨蛋。」




他就這麼渾渾噩噩地在朝晨的陽光中醒來。希芙和范達爾正站在床邊,見他醒來兩人都露出鬆口氣的神情。




希芙注意到索爾手中緊握一把自己從未見過的寶劍。既然索爾連睡夢中都不曾鬆手,想必是很重要的東西,不禁好奇地問:「索爾,那把劍是從哪裡來的?」




索爾先是一愣,這才發現自己昨天因為神智恍惚,竟不小心把原本要還給赫爾的劍給帶回來了「這是洛基生前替赫爾鑄造的劍。」索爾難過地說:「我不小心把它給帶回來,得還給赫爾才行,雖然我並不想這麼做,因為這是他唯一留下的東西了。」




「聽著,」范達爾說:「昨天的事情我們聽泰爾說了,儘管他並不清楚發生什麼事,只知道是跟洛基有關。雖然這麼說不大好,但我們真的覺得這是最好的結局了。」




索爾搖頭:「這個故事的結局,乍看之下,是一個壞蛋惡有惡報的結果,但事情一開始並不是這樣的。我仍記得他過去帶給我諸多的歡笑和驚喜。我想念他,親愛的朋友。我想念我的弟弟,非常地想念。」




范達爾和希芙互看一眼,最後仍是范達爾開口。只見他深吸一口氣,似乎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心,嚴肅說道:「認真聽我說,索爾。有件事情我們一直瞞著你,不過我想,你有權利知道。」




索爾訝異地看著好友「繼續。」他要求。




「在諸神的黃昏之後,你,索爾,肩負讓眾神轉生並將其帶回的任務。」范達爾停了一下,觀察索爾的反應。




索爾愣愣地看著范達爾,似乎不大理解好友剛才說的話。




范達爾咳了一聲:「也就是說,如果你要讓洛基轉生,並帶他回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他說完這句話後,房內先是陷入一片死寂,最後索爾勉強扯出一抹笑容:「不要安慰我了,范達爾。如果真是這樣,為什麼其他人之前不跟我說?」




「因為......我們怕......」希芙困難地解釋:「我們怕你會帶洛基回來,而事實上你正打算這麼做對吧?」




「他是我的弟弟!」索爾猛地下床,朝希芙和范達爾怒聲道:「我有義務帶他回家!」




「但是身為阿斯嘉的王,你也有義務維持九界的和平!」范達爾勸道:「海姆達爾用父神奧丁給予的眼睛看到了未來。若你執意帶洛基回來,索爾,九界將會再次陷入動盪不安,最壞的結果很可能是造成眾神的死亡。」




索爾雙手握拳。他開口要反駁范達爾,但對方搶先說道:「當然,如果你明知會有這樣的風險,卻仍決定帶洛基回來,我們也不會阻止你,我們只是要你先好好想一下再做決定。」他看著索爾,有些不放心地問:「答應我們你會好好考慮?」




索爾欲言又止,最後在希芙和范達爾憂心的目光下妥協:「我會考慮。」




「太好了。」范達爾鬆口氣,隨即推著希芙離開索爾的房間。希芙老大不願,但范達爾勸她:「我們先離開,給他片刻安靜,好讓他做決定。」最後希芙妥協,兩人於是離開索爾的寢宮,留他一人獨自在房間思考。




4




索爾在房間裡來回踱步。他一會嘆氣,一會咒罵,一臉煩悶。最後他的視線落在床上那把劍,許久許久,然後他一手拿起那把劍,一手拿著妙爾尼爾飛出窗外,直沖天際。




守門人海姆達爾遠遠見到索爾的身影,驚訝地大叫:「不!索爾,快回來!你在想什麼呢!」


索爾因海姆達爾的呼喚而停在空中。他飛了下來,對海姆達爾道:「我要帶洛基回來。」




「哦!我就知道!」海姆達爾無奈地說:「就是因為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所以才沒有人敢對你說出真相。聽著,索爾,現在奧丁在他的墓裡陷入沉睡,身為阿斯嘉之王的你,得要為阿斯嘉和九界著想。如果你帶洛基回來,那麼和平將不再降臨九界,阿斯嘉也會面臨災禍。他會毀了你,索爾。」




「就是因為我身負阿斯嘉和九界的重任,所以更需要我弟弟的陪伴。」索爾回道:「當我弟弟在身邊時,我不會覺得這份責任是如此重大難以承擔。我需要有人與我共同分擔失去父王和仙宮的苦痛,那個與我血脈相連的弟弟──我需要帶他回來。」




海姆達爾咕噥了一句類似「他跟你沒有血緣關係」的話,但他仍不放棄勸說:「我明白你想念洛基的心情,但難道你連關於未來的預言也不管了嗎?」




「即便是這樣,我也要帶我弟弟回家。」索爾無比堅定地道:「故事的結局不會往那個方向發展,你說的預言不會成真,我相信洛基。」他說完這話,不再理會海姆達爾,獨自飛到空中。心中那股焦躁與失落感越來越重,儘管雷神並不是沒經歷過失望,但這實在超出他所能承受的範圍。他舉起手中的妙爾尼爾,匯集雷電,然後,像是要把積鬱胸口的煩悶給宣泄出來似地大吼:「洛基!出來!」




雷神的吼聲伴隨一次又一次的雷聲,迴盪在中庭世界的上空,久久不曾停歇。



评论

热度(2)

  1. 女王头上的牛奶花冠已搬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