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头上的牛奶花冠

午夜夢回1-2(錘基)

Joyanna712。雜貨小舖。:

1




神盾局的局長尼克,此刻正看著螢幕上,墜落在地球的阿斯嘉仙宮的廢墟皺眉。




在他的桌上,攤著一堆文件,紙堆裡夾著一張照片,上面是略微模糊的影像,隱約可見巨大的盔甲,以及被保護在內的,似人非人的生物。




娜塔莎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個牛皮紙袋:「局長,您要的報告。」




尼克隨意點頭,他的視線始終不離電腦螢幕。這激起娜塔莎的好奇心,她不明白在圍城事件落幕後,還有什麼事情讓局長這麼煩心。




「難辦啊…...」只聽得尼克自言自語:「這下可難辦了。」




2




索爾揮舞手中的錘子,不費吹灰之力又解決了一隻女妖。




阿斯嘉的大王子回頭,見泰爾那邊也解決得差不多,平定女妖作亂、還死域寧靜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他握緊手中的劍,儘管他很久沒揮舞刀劍了,但握住劍柄的手勢仍是非常專業,偶爾揮動時的姿勢也是十分熟練。




赫爾一身綠色辣裝站在面前不遠處。索爾走向她,不急不徐,途中還隨手解決了幾隻不死心的女妖。最後他站在赫爾面前,握了握手中的劍,遲疑幾秒後,他將手中劍遞給赫爾。




「拿好,」他說,目光始終沒從那劍身上移開「這是他留下的東西,妳應該要好好珍惜。」




赫爾伸手要拿,但索爾握得甚緊,她初時要拿沒注意到,寶劍在索爾手中斯紋不動。她不禁有些尷尬,兩朵紅雲染上雙頰。「你得先鬆手,我才能拿回來。」她說。




「在這之前,」索爾道:「我要先見他。」




赫爾沈默。女妖最後的慘叫和泰爾的怒罵並沒讓這片空白時間變得好過些。「不,」赫爾輕聲拒絕:「你不能見他。」




索爾頓了一秒,然後他的視線終於從那寶劍上撕開,望向赫爾的目光凌厲如刃:「赫爾,我幫了妳這個忙,」他說,聲音裡有著雷神的暴怒:「妳必須讓我見他。妳只有兩個選擇──讓我跟他說話,或者妳儘管驚叫哀嚎、試圖阻止我進入死域,但最終我還是會見到他。」




赫爾的眼中流露出畏懼,她下意識往後退一步,但仍堅定地搖頭:「你見不到他的,索爾,他要我把他的名字從死亡之書上抹去,作為幫我重建死域的代價。他......他的靈魂不在這裡。」她說到這時頓了一下,因為她看到索爾的表情──震驚以及茫然,她覺得自己有必要再強調一次「他的靈魂不在這裡,索爾,」她加重語氣:「洛基的靈魂不在這裡。」




索爾驚駭地看著赫爾,大聲道:「妳......妳是說,在女妖攻擊死域的同時,他的靈魂在四處飄蕩嗎?妳在想什麼啊赫爾!」




「這是他的決定,索爾。」赫爾低聲回道:「起先我以為他這麼做是為了逃脫命運的束縛,但我現在覺得,他想要的是徹底的死亡。死域對他來說太小,容納不下他的靈魂與悲傷。」




索爾湛藍的雙眼瞪著赫爾,如同受傷的野獸般大吼「不可能!他一定有什麼計劃、有什麼陰謀!他......」




「在他做了這些事情以後,你還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嗎?」赫爾聽雷神如此不信任洛基,心裡來氣,忍不住出聲打斷他的咆哮。然而索爾已經失去理智,只是一個勁地大聲道「不可能!」就像是只要這麼做便能改變一切似的:「妳錯了!妳一定錯了!洛基他......他......!」




不遠處的泰爾注意到這邊的爭執。他解決最後一隻女妖,走近索爾和赫爾身邊,關心地問:「索爾,發生什麼事了嗎?」




索爾安靜下來。直到這時候他才害怕地發現,赫爾並沒有欺騙他,她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洛基不在這裡,不在任何地方。他花了很長的時間惱怒洛基的所作所為,對洛基的決定和行動一遍又一遍地失望。那兄弟同心抗敵、嬉戲打鬧的日子似乎是很久以前的過去,但其實他們反目也不過是最近幾年的時間而已。雷神如何也無法想像,就在他認為自己對洛基已經從失望變成絕望,認為一切再也不可能好轉的時候,洛基比任何人都要狠絕地對待自己好結束這一切。




他相信不管再過幾百幾千年的時光,都不可能忘記那個時候,自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弟弟的身體被撕裂成原子,留下一句「我很抱歉,哥哥。」然後永遠消失,連一點屬於他的東西都沒留下。




索爾轉身跑出死域,將泰爾擔心的叫喊拋在身後。洛基不在了,再也沒人會製造麻煩。這對阿斯嘉來說本是件好事,但索爾想的卻是他再也看不到弟弟笑著安慰自己的樣子了。


--------------------------------------


後話:


之前好像有放在網路上過(有放過嗎?我不記得了)


然後剛才重看一遍......老實說,我也不記得哪些部份是漫畫,哪些部份是自己掰的了......目前為止應該漫畫的成分居多吧?應該......


還有就是雖然目前tag錘基only, 但因為印象中這故事會牽扯到更多人進來,所以可能會有別的cp也不一定~

评论

热度(5)

  1. 女王头上的牛奶花冠Jo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