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头上的牛奶花冠

They find love in the end-04

Clear_媳妇涵涵美颜绝顶:

*Parksborn/虫绿。




  Chapter 04.




  Jason White一早就跑去Harry Osborn的房间喊他起床。所谓的一早,其实也只是上午八点而已。按照平常的节奏,Harry Osborn应该一觉睡到十一二点,起来办办杂事就准备吃兼任了早餐的午餐。但今天不一样,甚至不能是Max Dillon去喊他,因为今天他要离开这个特殊犯罪收容所去出席Oscorp的例行会议。


  Felicia在早上六点时给Jason White打过去了电话。因为昨天睡得很晚,还在睡梦中的Jason White被电话铃声吵醒,差点没把它塞进床头摆着的咖啡机里。他一肚子火气地接通了电话,却马上就冷静了下来。


  “White医生,这里是Felicia。请您保证Harry能在九点之前坐进门口的车里。”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清亮好听,却让听者感到可怕。


  “顺便一提,车子已经等在下面了。”




  被Jason White喊醒后,Harry Osborn花了十分钟时间在他的帮助下换好了衣服,接下来的十分钟时间用于洗漱,最后的半个小时是打理发型的时间。Harry Osborn结识了一位造型师,虽然那人是因为在工作中设计杀人而进来的,但他从未考虑过自己的生命安危。对于Osborn家小少爷来说,有一个好的造型师比有一个好的保镖都要重要的多。


  离九点整还剩十分钟,Harry Osborn不紧不慢地下楼。司机已经把车开到了楼下,他冲Jason White摆摆手便钻了进去。座位上照例摆着他的早餐,在保温盒的作用下还没有变凉。他只是简单地吃了几口便停下,把头靠在椅背上继续闭目养神。


  九点半,Harry Osborn踏进会议室的大门。围坐一圈的高管不约而同地望向他,似乎是要确认他是不是真正的Harry Osborn。毕竟他已经十多天没有在公司露面了。


  “哦,早上好。”Harry Osborn冲他们摆出冷笑,“盯着我看也不会给你们加薪的,还是看看文件吧。”




  纽约是个充斥着艰辛与奇迹的竞技场,当你置身其间,随时随地都可能撞见生命中的大反转。今天还坐拥金山趾高气扬的人可能在明天就一穷二白家破人亡,同样的,今天还风餐露宿形单影只的人也可能在明天就一鸣惊人左拥右抱。谁能说准生活是怎么一回事呢?


  伟大如我们可爱的蜘蛛侠,脱下紧身衣也只是个刚刚踏入社会的穷小子,现在正在为一束花而犯愁。他想买束花送给Harry Osborn,本觉得高傲优雅的郁金香再适合不过,可看到价格的那一刻他就沮丧了。买下这束郁金香,也就意味着吃三天的干面包。他咬咬牙,还是狠下心来掏出了钱。


  用蛛网护好花束,Peter Parker向特殊犯罪收容所赶去。虽然昨天才刚从那里离开,但他还是想去陪陪Harry Osborn。




  Harry Osborn顺利地熬过了这场会议。虽然他总觉得Oscorp的会议基本上由唇枪舌战组成,但自从Donald Menken从Oscorp消失后,他就发现气氛缓和了许多。或者是那些老人们都至少在表面上认同了这位新总裁,或者是Harry Osborn他自己心境平和了许多,不再认为他们看轻自己。他们之间似乎并无矛盾。


  本想躺回总裁办公室休息一会儿的Harry Osborn被Felicia软磨硬泡地带着参观了各部门的运作情况。除了个别新项目的进程略显缓慢以外,Oscorp一切正常。所有看见他的员工都没敢正眼看他,可能是关于他的传闻太过可怕?涉世不深的独生子继承父业成为Oscorp总裁,因为命案被挤下台后马上就重新掌了权,他们并不知道Harry Osborn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些。


  终于结束了视察,想着要不要去找Peter Parker玩,Harry Osborn打了电话过去,却没有人接。Felicia在旁边看着他连着打了十来个电话都没有接通。注意到他的神情从高兴变成了气愤,Felicia猜到了对方是谁,无奈地眨眨眼。


  “Harry,下午再批完这些文件就没事了。”


  “哦天呐,你是指办公桌上堆了一米高的那些东西?”




  Peter Parker赶到特殊犯罪收容所时,Harry Osborn应该正准备给他打电话。这里为了加强监管而安设了电磁屏蔽仪,只有工作人员装了特殊软件的手机才能正常运作,所以Peter Parker在毫不知情时错过了Harry Osborn的十来通电话。


  他这边也够委屈了。捧着花找遍了整片建筑,就差没挨个闯进女性房间去搜查了,他还是没能找到Harry Osborn。寻找Jason White也花费了他不小工夫,因为那人趁闲暇时躲进了森林般的花园里去读书。


  “嗨,White医生。”Peter Parker气喘吁吁地向他打招呼。


  “哦,是你?你难道不知道Harry今天回Oscorp吗?”认出是Peter Parker,他惊讶地反问道。Peter Parker此刻只想冲上去质问他为什么不在上次谈话时告知自己,或者赶回去看Felicia能怎么解释。




  昨天才正式交往,今天就巧到完美躲避,Peter Parker觉得自己跟Harry Osborn的恋情还真是好事多磨百折不挠。并不只是美好,夹杂了些许苦涩和懊恼,这份感情正因如此才更让人欢喜。他紧接着又想,Harry Osborn也是一样,高兴起来像天使,不高兴时活生生就是个恶魔。


  Peter Parker从Jason White房间里借了一只花瓶,把郁金香插了进去摆在了Harry Osborn门前。他没能等到Harry Osborn回来,因为Aunt May特意叮嘱了他今天要回家吃饭。


  等傍晚回到特殊犯罪收容所时,Harry Osborn已经萌生出了“住在这里好像更轻松”这样的想法。他懒得去找Jason White进行日常对话,径直回了房间。看见门口的郁金香,他重新打起精神来。原来Peter Parker不是不接电话而是接不到电话,他松了一口气。




  隔了一天的心理治疗,Jason White想让Harry Osborn玩一次沙盘游戏,却被坚定地拒绝了。说着“你怎么不去幼儿园带小孩”,Harry Osborn赖在沙发上不肯起来。要知道,前些日子说他心理有点问题,他确实没什么好反驳的,但现在不一样了。


  “我不多疑不好斗不偏激,好吗?”Harry Osborn翻个白眼。


  “你和他正式交往了吗?”Jason White话题转换得太过突然,把Harry Osborn吓了一跳。但他还是承认下来,神情让人觉得还带了些得意的意味。Jason White没有再多说什么,把沙盘收了起来,不再试图去劝他进行这个游戏。


  他们能这么快就坦诚地相爱,确实让Jason White有些意外。Peter Parker那边他并不清楚,Harry Osborn这边他再清楚不过。虽然现在他的心理状态稳定了许多,但很难保证他不会再次因为什么事件而诱发偏执症。如果他心爱的Peter Parker真的就是大名鼎鼎的蜘蛛侠的话,那恐怕事情会更难办。




  Peter Parker准备在这个周日带Harry Osborn出来玩。长了记性,他事先问了Felicia和Jason White,确保两边都没事之后才开口提出这个邀请。Harry Osborn自然一口应下,他也更希望把每周外出的时间留给Peter Parker而不是Oscorp。考虑到Harry Osborn在特殊犯罪收容所里基本上没有什么好玩的,Peter Parker打算先带他去游乐园玩。


  他们在游乐园里玩得意外的开心。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有来过这种被他认为是浪费时间的地方,Harry Osborn几乎把所有的游乐设施都试了个遍,包括旋转木马等专为小孩和恋人准备的这类。牵着Harry Osborn的手,Peter Parker总想多逗他笑,便夸张地做着各种鬼脸,路过的小孩子都会忍不住多盯他几眼。Harry Osborn嫌他丢人,但还是没有松开他的手。


  这算是他们成功的第一次约会。自那以后,尝到了甜头的Peter Parker除了动不动就跑去特殊犯罪收容所陪Harry Osborn以外,还经常同Felicia谈判他的假期安排。Peter Parker和Harry Osborn总是能巧妙配合混出Oscorp去吃吃饭看看电影,Felicia一开始还会认真地劝阻,后来也就随他们去了。


  他们还别出心裁地开辟了新的消磨时光的宝地,在特殊犯罪收容所的那片森林花园里。玩纸牌输给了Harry Osborn的Peter Parker抱着他跑遍了整片建筑,累得死去活来的结果就是发现了一片视野开阔的小山丘。他们一起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中的云,本来是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聊着聊着却吻了起来。不知名的小野花铺满了山丘,给他们的亲吻作着背景。


  


  所有知道Peter Parker和Harry Osborn在交往的人都以为他们会这样一直甜腻下去,再过不久等到Harry Osborn离开特殊犯罪收容所,他们的爱情里就彻底没什么麻烦事了。


  可是,Peter Parker的另一个身份是蜘蛛侠,他背负着守护纽约的责任。陪着Harry Osborn度过每一天之前,他都要先为今天的纽约祈祷一下和平,然后趁着夜晚离开Harry Osborn后在空中掠过一圈,看看有没有意外事件发生。这阵子,纽约各大报纸上关于蜘蛛侠的报道都变得很少。他不知道这样做妥不妥当。


  Harry Osborn倒是很享受Peter Parker放下一切来陪自己的这段日子,因为他一直都不喜欢Peter Parker为纽约、为陌生人而费力甚至受伤。他希望自己的恋人只属于自己,而不是属于整个纽约。


  甜蜜又安稳的日常之下,他们之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只怕发生点什么就会被打破。




  ——TBC.




*抱歉,这一章就当是过渡吧,感觉头脑不太清晰。

评论

热度(30)

  1. 玅玉律夝暝Clear_sleep 转载了此文字
  2. 女王头上的牛奶花冠夝暝Clear_sleep 转载了此文字